当前位置:卿头门户网站 > 国际 > 从德意志文献集成的编辑中“阅读中世纪”

从德意志文献集成的编辑中“阅读中世纪”

2019-11-13 14:16:05来源:卿头门户网站

Mgh最初的编辑计划包括五个系列的历史作品、代码、文件、信件和古代文本,共有140多种,非常壮观。但是当第一代领导人Petz在1875年去世时,唯一可以实现的编辑系列是历史和代码,只有一卷文件出版了。事实上,Petz不太擅长与人合作。在晚年,佩雷斯甚至“与他的得力助手菲利普·亚菲开战”。结果,才华横溢的Jaffe决定离开学院,在学院里招募“持不同政见者”。此外,他编辑出版了《德国历史图书馆》,其中有六大卷。

佩茨去世后,该研究所吸取了教训,在将研究所迁至柏林的同时,改革了领导机制,成立了“中央指导委员会”。在编辑计划方面,一方面,收集文件的时间可以追溯到13世纪下半叶;另一方面,Petz当年计划的编辑计划得到充分实施;同时,推动了五系列历史资料编辑工作。在具体操作中,每个系列的编辑工作都委托给一位专家,他编辑或招募合作者共同编辑。这些改革措施激发了历史巨擘编辑史料的热情,实现了研究所产生最丰富成果、出版最多史料的黄金时代。编辑名单包括西奥多·莫姆森、欧内斯特·杜穆勒和卡尔·祖穆斯。因此,该研究所最初发展成为一个国际知名的学术机构,并被誉为中世纪文学权威校对的最佳提供者。迄今为止,该研究所已出版370种mgh系列史料,共441卷,170部文献研究专著,共210卷。

在编辑mgh的过程中,研究所更加注重所有手稿和手稿的收集,然后梳理其学术流通历史,整理出清晰的版本树。这些特点反映在注释版的引言、注释和索引中:引言往往代表着对文献最先进、最透彻的文献学研究,因此篇幅往往超过100页;注释是对不同版本中不同词语的全面而系统的列举,也是对其他历史文献中相似词语的引用。该索引提供了方便的检索功能,使读者可以一目了然地了解每个术语不同含义的出现频率。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该研究所经常收集资料,并派编辑去欧洲各地的档案馆和图书馆调查、阅读和转录手稿和抄本。同时,应重视各种语言的现代研究著作和杂志的收藏,以建立世界上收藏最丰富的中东欧洲历史图书馆。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该研究所被收归国有,并改名为"德国古代历史材料国家研究所"。增加了一系列“古代德国历史”,主要编辑神圣罗马帝国亨利四世的著名作品。这主要是由于亨利四世对德国皇帝权力的主张以及与教皇格雷戈里七世(Pope Gregory VII)的长期斗争,后者是中世纪政治史上最著名的皇帝之一。该系列的史料包括《亨利四世的信》和布鲁诺的《撒克逊战争》(反抗亨利四世)等。根据当时编辑的笔记,该研究所的物质生活条件在战争后期已经相当困难。一些编辑甚至被派往前线。

二战后,该研究所迁至巴伐利亚。在州政府的支持下,该研究所被巴伐利亚州图书馆接受,并搬到路德维希街16号,在那里获得了一个相对独立的图书馆。办公空间的搬迁为研究所走向"可读"的开放模式提供了机会和体制保障。国家图书馆不同于研究机构,因为它们是一个开放的服务机构。如何最大限度地为读者服务是其首要目标。研究所积极参与国家图书馆的数字服务也是对这一使命的承认。除了出版社的特殊要求外,三年前出版的所有历史资料都以电子形式免费提供,可以免费下载,从而自然扩大了欧洲中世纪历史资料的受众范围。

在该研究所成立200周年之际,如何通过各种数字技术使欧洲中世纪历史可读已成为庆祝活动的主题,即“阅读中世纪”。为此,研究所在慕尼黑总部组织了三次大型活动:在研究所成立周年纪念日(6月27日),它设立了一个开放日,邀请四名重要编辑分享他们的编辑进展和经验;与国家图书馆共同组织“走进国际氛围”主题活动,邀请俄、意、法、英、美7名交流成员就“我(或中国)和MGH”主题进行讨论;“21世纪史料研究”研讨会的主题是数字编辑和中世纪晚期的一系列史料。

在为期两天的讨论中,来自研究所内外的16名编辑讨论了如何充分利用数字编辑方法,将中世纪晚期的历史资料系统地纳入编辑计划,并编写新版本的文件。研讨会形成了一个重要的共识,即从追求理想文本到展示文本的“生存状态”。换句话说,在过去的200年里,编辑的目标主要是尽可能地还原一个理想的原文,并提供最符合作者原意的版本。今天的学者在编辑理想的文本时,对文本在复制过程中的语境有了更清晰的理解,比如它是如何被复制的,它是与哪个文本组合在一起的,等等。根据这一新的共识,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那些最常用的文本和有许多抄本迫切需要修订。

这里,以花了一个世纪才完成的萨利克法典为例。通过收集和比较各种手稿,这份法律文件终于在20世纪60年代推出了“经典”版本。然而,事实上,这个版本在历史上并不存在,而是现代编辑的创造,因为没有与它完全一致的历史抄本。60年后的今天,这个版本的缺陷更加难以忍受,因为读者想知道更多:人们是如何使用这个代码的?古代中国人是如何解读它的?它是何时、何地、由谁转录的?它是用哪些文件编译的?传统的编辑目标是获得理想的原文,即静态文本,而今天的编辑正在编译一个“活的”萨利克代码(Salik Code)。通过链接和展示各种法典,读者可以了解中世纪法典的用法和文本的“生存状态”。在日益发展的数字技术的帮助下,这一愿望的实现指日可待。因此,通过阅读“动态的”中世纪历史材料,读者似乎更容易了解中世纪的欧洲。

在现任董事玛蒂娜·哈特曼(Martina Hartman)的积极策划下,该研究所日益走向开放和国际化,不仅局限于欧洲,还在北美甚至亚洲寻找新的合作伙伴。近年来,米高梅的文学订单主要来自中国、日本、韩国等国家。图书馆也开始收集这些国家出版的二手研究文献。该研究所还有一名来自日本的交流委员会成员。2018年底,研究所与北京大学历史系签署了学术合作协议。双方交流研究人员,探讨文献研究和联合培养的可能性。中国中世纪欧洲历史学家也开始在这个重要的学术研究机构与其他国家的同行交谈。

此时,德语区和欧洲的德国文学整合研究所(German Literia Integration Institute)不再坚持其成立时的初衷,而是通过时间和空间的扩张构建了一个“可读中世纪”的全球视野。

(作者:李郭龙,北京大学历史系副教授)

北京快三 快三开奖结果 幸运农场购买